宗旨与使命:


发掘华夏先贤的公关智慧


促进世界人民的互敬友善

  • 1
  • 2
历史人物的公关心态(之六)
2018-8-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1009        作者:未知
  • 作者:孙志江

     

    自藏锋芒 中隐官场

    大凡隐居,或身处长街闹市之中,与引车卖浆者为伍,或退居山野临泉,与田夫野老为朋。总而言之是脱离官场,不预朝政。还有一种隐居,名在官场之中,身有隐逸之闲,白居易把这种方式叫“中隐”,他写了一首题名为《中隐》的诗,描述了这种隐居的特点与乐趣:大隐居朝市,小隐入丘樊,不如作中隐,隐在留司官。似出复似处,非忙亦非闲。不劳心与力,又免疾与寒。终岁无公事,随月有俸钱。

    白居易晚年,摆脱了繁杂的政务与朝廷中的党派纷争,称病东归,挂了个“太子宾客”的虚衔,退居洛阳。洛阳在唐朝被称为东都,保留有一套与中央朝廷大致相同的行政机构,用来安排一些退休的官员。这些人,有官名,拿官俸,却无官责,不插手具体行政事务,终日饮酒赋诗,过着和隐士差不多的生活。

    不论大隐还是小隐,都不免有耕种劳作之苦、饥寒衣食之忧,惟有中隐,没有真正隐士的艰辛,却有隐士的逍遥。这种“中隐”,也不是白居易的发明。三国时代,东吴的陆喜就曾提出过避祸的两种方式:“沉默其体,潜而勿用者。第一也;避尊居卑,禄以代耕者,第二也······”

    时代不同,处世的方式自然有所差异。在“得士者强,失士者亡”的乱世,国君们大都显得大度,能包容,敢用人。而在国家安定、天下和平的时代,才华横溢之士却不能过于锋芒毕露,而是藏头缩尾,隐居避世,这大概是由于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国君们的心态有了变化的缘故。汉武帝时期的东方朔,不浪迹江湖,也不求仙学道,而是以朝廷为山林,隐身官场。在酷吏横行的汉武帝时期,东方朔得以全身避祸,其成功的秘诀就在于自藏锋芒,与世浮沉。

    而遭疑 逆境励志

    古人云:惟忠疑之际,人臣最难处。猜疑毁谤,黑白相昧,乃人性蛇蝎处。然而,君子之心,廓然大火。忍侮于大者,浩然正气,坚而不疑。

    写下千古绝唱——《离骚》的屈原,就是这样一位忠而遭疑、逆境励志;竭智尽忠、蒙受不白之冤也绝不背弃祖国的历史人物。

    由于遭到楚国旧贵族的迫害,屈原被楚王流放。被放逐江南的屈原,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摧残,同时又受着体弱多病的痛苦折磨。但他依然保持着不折不挠的气节,连爱好清洁的脾气也未改变,他每天都要去坡边的桥下洗涤帽缨。平时除了读书,就常找村民叙谈。夏日炎炎,便在山间的“桃花洞”里避暑。秋风萧萧的傍晚,村民们常见到他孤清的身影,独自伫立在高高的坡岭上,向着西北的郢都方向凝望。这里离郢都很远,屈原被严令不准涉越大江和夏水。他只能常常乘湘而下,在洞庭湖一带徘徊;或者溯湘而上,到九嶷山踏访大舜的遗迹。

    带着对祖国的爱,一首充溢着追求和奋斗、失败与抗争的伟大抒情长诗,终于在汨罗江畔玉笥山下的陋室烛光下诞生了!根据汨罗一带的传说,屈原写成《离骚》的当夜,就曾让女儿举着松明,来到玉笥山西南的山冈上,向着茫茫大地、四方神明,高声地诵读这篇血泪凝成的诗作。当悲怆的语声诵至“已矣哉!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时,山冈下竟黑压压聚集了大片人影,全部在叹息,全部在掩泪咽泣,最后,竟化成一片哭声,震荡了幽幽汨罗。

    无怪乎太史公在《史记》当中这样评价屈原:濯淖污泥之中,蝉蜕於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不获世之滋垢,皭然泥而不滓者也。推此志也,虽与日月争光可也。

    功成名就 急流勇退

    老子在《道德经》中阐述了“功成身退”的思想:“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金玉满堂,莫之能守;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也。”其含义为,过分自满,不如适可而止;锋芒太露,势难保长久;金玉满堂,往往无法永远拥有;富贵而骄奢,必定自取灭亡。而功成名就,急流勇退,将一切名利都抛开,这样才合乎自然法则。因为无论名和利,在达到顶峰之后,都会走向其反面。

    “功成身退”的思想在今天对许多人来讲已经不太灵验。它会使人失去积极的进取心,从而满足于现状,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事实上,这里提出的“功成身退”只是一种退守的公关策略,是指一个人能把握住机会,获得一定成功后,见好就收。

    中国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汉高祖刘邦的军师张良在辅佐刘邦获得天下之后,便毅然隐退。他向刘邦请求:“我是你成为帝王的三寸不烂之舌的军师,蒙恩拜领万户封地,名列公侯。我的任务至此已经完成,从今以后,我要舍弃主俗,漫游仙界。”刘邦应允了他的请求,所以,张良才得以功成身退,安享晚年。

    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最能体现“全生保真”精神的历史人物是范蠡,范蠡在帮助勾践灭吴之后,“以为大名之下,难以久居,且勾践为人可与同患,难以处安”,于是退隐于齐,改名换姓,耕于海畔,手足胼胝,父子共力,后居然“致产十万”,受齐人之尊。范蠡虽居相安荣,但又以为“久受尊命,不祥”,乃归相印,尽散其财,“闲行以去,止于陶”,从事耕畜,经营商贾,又致货累巨万,直至老死于陶。与范蠡共同辅佐勾践的文种就因不听范蠡的规劝接受了越国的尊荣大名,结果死在勾践手下。

    外愚内智 自掩其美

    历史上大凡人中君子,大都常常寂静藏锋。这些人难道跟一般人天性不同吗?实际上,他们才真正看到了大的东西,而知道一般人所争逐的是不值得计较的。做人应该总是得谦虚、谨慎、藏锋的样子,身体要如同铜鼎一样稳固。以权贵欺凌别人,别人难以服平;以威望对人,人会讨厌。因此,古代大臣中的一些智者,总注意把握住一个分寸,不使自己的光芒太为耀眼。尤其是和君上的言谈举止,总要有意识第掩饰一下自己的美德卓行,甚至故意干出几件不大得人心的事,自毁名声,以使君上得到一种心理上的平衡,从而释疑化妒,以求得自身的安全。

    自掩其美不是胆小怕事,它是对于真实感情的一种掩饰而不是扼杀,是为了保全自己而不是苟全性命。荀攸是曹操的重要谋臣,他先后为曹操策划奇谋妙策十二次,曹操称赞他说:“军师荀攸自从辅佐我以来,每次征战必然随行,前后克敌制胜,都是由荀攸出谋划策所致。”可是荀攸明白,曹操天性雄强、猜忌,不愿别人压过他,因此他对自己所出的一切计谋,在人前一律讳莫如深,只字不提,一切功劳全归于曹操。对此,曹操十分满意,夸他“荀攸外愚内智,外怯内勇,外弱内强,他不居功自傲,这种涵养是别人所达不到的。”所以,多少谋臣都因遭曹操猜忌而被害致死,只有他得以保全性命,寿终正寝。

    置身于官场中的人,应该懂点辩证法,“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当你权势正隆的时候,千万不要以为那是绝对不可动摇的;要清醒地认识到,在鼎盛之中已经预伏了危机。历代官场上的智者,正是因为认识到了这种祸福相倚的关系,所以能够避免祸难。官场中的智者一是不贪。知足不辱,量力而行,该推就推,该避就避,该让就让。二是不恋,当预见可能出现危机时,舍得锦绣繁华之梦,富贵温柔之乡,急流勇退,见好就收。

    (发表于《公关世界》2014年第1期)

     

快捷服务

生活服务
教育人才
求职创业
交通旅游


信息公开




扫一扫

更多精彩PC模板

扫一扫

更多精彩WAP模板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 冀 I C P 备 1 8 0 2 8 7 1 9 号
版权所有:沧州市国际国内公共关系协会      承办:本会文化项目部      协办:河北汇丰广告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houtai-guan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