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旨与使命:


发掘华夏先贤的公关智慧


促进世界人民的互敬友善

  • 1
  • 2
历史人物的公关心态(十四)
2018-8-16
来源:未知
点击数:  677        作者:未知
  • 作者:孙志江


    志存高远

    诸葛亮讲“志当存高远”,晚清名臣胡林翼说,人生绝不该随俗浮沉,生无益于当时,死无闻于后世志向,是使人紧张起来、站立起来的东西,好比一棵树的躯干。有志向的人和没有志向的人不一样,不仅是想象中的不一样,而且在现实生活中也不一样。

    人不仅要立志,而且要有大志向,就是《史记》中所说的“鸿鹄之志”。《后汉书》中也说“志不求易,事不避难”。有大抱负,才有大动力,大毅力,大魄力,才会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大境界。所谓大抱负不是好大喜功,不是好高骛远,而是放眼天下,志在四方。

    揭开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大起义序幕的陈胜,就是志向远大、具有公关智慧的谋略家。《史记》记载,出身农民的陈胜,少年时代以帮人耕作求生。但他人穷志大,很想有所作为。有一次,他在劳动休息时,坐在田埂上默默长思,自言自语地说:“倘若有朝一日我成为富贵的人,我将不忘记穷兄弟们。”与他一起劳作的佃农们听后都不以为然,并笑话他说:“你一个帮人干活的农夫,何来富贵之谈?无非是说大话而已。”陈胜对于大家的取笑感到遗憾,深有感触地说:“嗟乎!燕雀焉知鸿鹄之志哉!”有志者终成大事。不久,陈胜便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人们证实了他的豪言壮语。

    汉高祖刘邦之人生理想目标的初步确定,是从他见到秦始皇出行的那一刻开始的。《史记·高祖本纪》记载:“高祖尝游咸阳,观秦皇帝,喟然太息曰:‘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刘邦的志向果然不小,他想做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而且在他的理想模式中,“大丈夫”就等于皇帝。刘邦确立这样的人生理想,同他的气质、性格也有密切联系。司马迁说他“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他性格豪爽,不拘小节。他当亭长后,常赊酒而饮,毫无愧色。不持一钱去岳父家祝贺,却诈言“贺万钱”,居上坐,竟还凭空得了个妻子。性格上的豪爽、豁达、大度,似乎与刘邦人生理想的确立没有本质的必然联系,但是,一般而言,志向远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在性格上都是开放型,行为通达,都是公关大家。刘邦性格以及行为上的豪爽大度,使他更容易接受和树立远大的志向。

    蓄水养德

    《左传》说:“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这三者即使仅居其一,也足以令人永垂不朽,流芳百世。三不朽当中立德最难,而且也是最空的,所以自先秦两汉以来,很少见到因立德而传下美名的人。

    德是不在人身上的,它在人以外的地方。人不过是一水池,等待着水的来临,人越长越大,水池也越来越大,人的任务就是须留住水,不使它外溢,这水就是德,这蓄水就是养德。

    《国语》讲“从善如登,从恶如崩”,说的就是立德之难。立德之所以难,是因为德是空洞的,无形的,虽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确实存在,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做善事不等于立德,因为驱使人做善事的动机多种多样,有时就是一个人的德行所致,有时则可能由于其他原因。立德之难,还因为它是个人化的。我之所以做好事,是由于我的内心存在着一种帮助他人的冲动、愿望和要求。我是本着自身的内在需要而行事,因为道德令在我心中,我就是我的法令的制定者和执行者。立德之难,还在于它是无法言说的,我做了一件好事是不能向他人表白的;否则就有邀功的嫌疑,或者想得到他人的肯定与承认,然而这并不能构成一个人做好事的理由。再说我做了一件好事,完全是为着自己积累德行,为着自己的德行反而以此向人请功,还有比这更不道德的吗?

    清朝朱伯庐说:“善欲见人,不是真善。”这是一种不可表白的事情。还有一种不可表白,那就是内心的修养与体会,那些喜欢在世人面前表白体会的人,常常是些浅尝辄止或浮光掠影的人。

    明代王阳明,一生坎坷波折,历经贬谪、受诬、辞官等不幸,可贵的是他能淡泊处之,从容化解。在《传习录》上他说“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纵观王阳明的一生,作为军事家和政治家,立下不世之功,彪炳史册;作为思想家,开创儒学新天地,成为一代“心学”宗师。在他病逝前他给心学做了一个简单的总结: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此即为所谓心学四决。

    安时处顺

    《庄子》中说:“安时而处顺,哀乐不能入也”。这句话的意思是,能够安于时代潮流,因循自然法则的人,悲哀和欢乐就不会占据他的内心。这是一种自然的生活方式。有些人为了出人头地,达到自己的目标,往往不顾一切,拼命去争取。而一旦遭到挫折或打击,往往会意志消沉,一蹶不振。实际上,在生活中的确需要认真地工作,可是如果过于违背了自然规律,岂不是得不偿失吗?

    《庄子》中讲了一个故事:古时有一位贤者叫许由,尧帝仰慕其名,想将天下让给他。但许由却对尧帝说:“小鸟巢于深林不过一枝。”说完便离去隐居了。这句话意思是说,凡事不必求多,只要能够维持正常生活就行了。人要安分,不应贪心纵欲。贪欲一多,烦恼也会增加,心灵便得不到宁静了。人生最重要的是心灵平静,而知足常乐是心灵平静的唯一办法。《菜根谭》中也指出:“人生减省一分,但超脱一分。”比如,减少交际应酬,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减少口舌,可以少受责难;减少判断,可以减轻心理负担;减少智慧,可以保全本真;不去减省而一味地增加的人,可谓作茧自缚。

    任何人的一生总会有不遇的时期,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会有和预期相反的结果。长此以往,任何人都不免产生悲观情绪。然而,人生并不仅有这种不遇的时候。当云散日出时,前途自然光明无量。所以,凡事必须耐心地等待时机的来临,不必惊慌失措。相反,在境遇顺利的时候,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成功;可是总有一天,不遇的时刻会悄然来临,因此,即使在春风得意之时也不要得意忘形,应该谨慎小心地活着。

    古时,尧帝到华地视察。当地的官员为尧祈福说:“希望你能获得很多男孩,获得丰富的财富。”但是,尧帝拒绝接受这种祝福。他对官员们说:“男孩子多了,操心的事情便会接连不断出现。钱财丰厚了,麻烦的事情就会多起来了。活的时间越长,遭受耻辱的机会也一定更多。”尧帝认为,人不要为欲望所驱使,做欲望的奴隶而不能自拔是很可怕的事情。

    谦恭礼让

    人中君子,能忍耐骄矜之态,从不居功自傲,注意自我约束。常常考虑到自己的问题和错误,虚心地向他人请教学习。

    东汉刘昆,字桓公,是陈留人,梁孝王的后代。小时候学习礼仪,是个贤人。光武帝时,先做江陵令。江陵县连年发生火灾,刘昆就向火叩头行礼,火就灭了。后来他做弘农太守时,老虎都背着小老虎渡河跑了。光武帝听说此事觉得很惊奇,提拔他做了光禄勋。光武帝问刘昆:“你以前在江陵的时候,使风熄灭火;后来做弘农太守,老虎北渡逃走,你推行什么德政,而达到这样的结果?”刘昆回答说:“这不过是偶然碰上罢了。”皇帝身边的人都答他老师愚讷不会自夸,而光武帝感叹道:“这才是长者的话啊!”回头教人记在史册上,用来警醒世人。

    自古富贵者、当权者容易产生骄傲之势,看不起地位不如自己的人。但是作为统治者,如果不能礼贤下士,虚心受教,他就可能因为自己的骄矜之气而失去政权,富贵者则可能因此失去自己的财势。而贤明的君王则往往会虚心接受贤者的言论。

    《战国策》记载:魏文侯的太子击在路上碰到了文侯的老师田子方,击下车跪拜,子方不还礼。击大怒说:“真不知道是富贵者可以对人傲慢无礼,还是贫贱者可以对人骄傲?”,田子方说:“当然是贫贱的人可以对人傲慢,富贵者怎敢对人骄傲无礼?国君对人傲慢会失去政权,大夫对人傲慢会失去领地。只有贫贱者计谋不被别人使用,行为不合于当权者的意思,不就是穿起鞋子就走吗?到哪里不是贫贱?难道他还会怕贫贱?会怕失去什么吗?”太子见了魏文侯,就把遇到田子方的事说了,魏文侯感叹道:“没有田子方,我怎能听到贤者的言论。”

    如不谦恭礼让,则会骄矜之气盛行。现代人的千罪百恶都产生于骄傲自大。骄傲自大的人,不能忍让于他人,不肯屈就于人。做领导的过于骄横,则不可能很好地指挥下属,做下属的过于骄傲则会不服从于领导。做儿子的过于骄傲,眼里就没有父母,自然不会孝顺。所以,自以为是的人,不会通情达理;自傲者,不会获得成功;自夸的人,他所得到的一切都不会保持长久。

    发表于《公关世界》2014年第9

     

快捷服务

生活服务
教育人才
求职创业
交通旅游


信息公开




扫一扫

更多精彩PC模板

扫一扫

更多精彩WAP模板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 冀 I C P 备 1 8 0 2 8 7 1 9 号
版权所有:沧州市国际国内公共关系协会      承办:本会文化项目部      协办:河北汇丰广告有限公司
Copyright @ 2017 . All rights reserved.   houtai-guanli